<menu id="m4q2a"><tt id="m4q2a"></tt></menu>
<nav id="m4q2a"></nav>
  • <xmp id="m4q2a"><nav id="m4q2a"></nav>
    <menu id="m4q2a"><strong id="m4q2a"></strong></menu>
  • News Center

    新聞中心

    深圳打響第一槍:探索創投公司上市
    發布日期:2021-01-11

    image.png

    作者 | 楊繼云 劉全

    報道 | 投資界PEdaily


    新年伊始,創投圈迎來一場久違的沸騰。

     

    投資界消息,1月8日,深圳市地方金融監管局發布關于公開征求《關于促進深圳股權投資持續高質量發展的若干措施(征求意見稿)》的通知,公開向社會征求意見。


    image.png


    這是送給VC/PE超乎想象的大禮包:除了落戶獎勵等“常規動作”,還有一系列利好“募投管退”的舉措,包括探索社保基金、年金依照國家有關規定開展權益類投資試點;政府引導基金適度放寬子基金中財政資金、國有成分資金及社會化個人投資人的出資限制;獎勵創投機構投早投小投科技......堪稱沉甸甸。


    其中,還有一條罕見的舉措——探索優秀股權投資管理機構上市制度安排。深圳歷來是本土創投的“風向標”,此次公開提及創投機構上市話題,打響了探索創投機構上市的第一槍。


    image.png


    深圳打響第一槍:

    探索創投機構上市,VC/PE大禮包出爐


    深圳的一紙通知再度攪動VC/PE圈。


    “力度超乎想象,一旦落地對創投行業影響深遠。”一位VC/PE行業資深從業者感嘆。深圳市金融監管局此次發布的《若干措施》,共分為六個部分,覆蓋了創投機構“募、投、管、退”方方面面,其中還有不少令外界驚喜的措施。


    一、拓寬募資渠道方面


    支持保險資金、家族財富公司等各類社會資本發起設立母基金。推動股權投資管理企業通過發行企業債券、并購重組、管理費和預期分紅資產證券化等方式做優做強。爭取銀行機構投貸聯動試點,鼓勵保險資金依規擴大股權投資比例。探索社保基金、年金依照國家有關規定開展權益類投資試點。


    險資一直是VC/PE機構熱切期盼的長線資金。不少創投大佬曾感慨,中國創投行業“募資難”原因之一,就是以險資、社保為代表的長線資金尚未真正進入到股權投資行業中。2021年這些長線資金的入場,讓業內充滿了期待。


    此外,還在政府引導基金方面擬定了相關規定:


    1、每年通過預留專項預算、定額撥款等方式,持續增強對市政府投資引導基金、天使投資母基金等政府引導基金的財政投入力度;2、優化政府引導基金子基金管理人遴選機制,選擇市場頭部機構實現專業化運營管理,適度放寬子基金中財政資金、國有成分資金及社會化個人投資人的出資限制;3、政府引導基金在對股權投資企業進行出資決策時,對于子基金在市外募集的國有成分出資,允許放寬國資成分比例認定限制。


    二、投資方面,引導股權投資投早投小投科技


    同步出臺了獎勵:對投資本市種子期、初創期創新企業2年以上的,按照實際投資額的10%給予獎勵,每投資1家企業最高獎勵人民幣100萬元,被投創新企業存在關聯關系的僅允許申請一次獎勵,每家股權投資機構每年累計獎勵不超過人民幣500萬元。


    種子期、初創期企業原則上須滿足以下條件:一是股權投資企業的投資須為其首兩輪外部機構投資或股權投資企業投資決策時企業設立時間不超過5年;二是從業人數不超過200人,資產總額或年銷售收入不超過人民幣2000萬元。


    三、在監管方面,著重優化市場準入環境


    具體措施為:完善私募股權投資、創業投資、私募證券等私募機構的商事登記流程。未經登記,任何單位或者個人不得使用“基金”“基金管理”字樣或者近似名稱進行資金募集、基金管理等私募基金業務活動。私募基金管理人應當在名稱和經營范圍中標明“私募基金”“私募基金管理”等體現受托管理私募基金特點的字樣。


    而值得一提的是,私募基金管理人的注冊地與主要辦事機構所在地應當一致。


    此外,深圳還向全國甚至全球VC/PE伸出橄欖枝:為了吸引私募投資機構在深落戶,新設立或新遷入的股權投資、創業投資企業,有望拿到不超過人民幣2000萬元的獎勵;另外,為扶持重點股權投資機構發展,一次性獎勵最高不超過人民幣2000萬元。


    四、退出方面,關鍵詞是“創投公司上市”+“S基金”,相關表述令業內振奮:


    1、探索優秀股權投資管理機構上市制度安排。


    2、支持股權轉受讓基金(S基金)市場創新發展,推進市場化S基金母基金設立,組建灣區S基金聯盟或研究機構,引入國際專業第三方服務機構,推進區域股權交易中心開展私募股權二級轉讓平臺試點。


    深圳歷來是本土創投的“風向標”,此次公開提及創投機構上市話題,打響了探索創投機構上市的第一槍。


    創投機構為何追求上市?


    事實上,國內VC/PE私下對于創投公司上市討論已久。


    從國際經驗來看,創投機構上市并非新鮮事。早在2007年,一批海外私募巨頭便掀起首輪上市潮,黑石2007年在納斯達克上市,成為美國當時近5年里最大規模的IPO,緊隨其后,KKR在2010年上市,凱雷在2012年上市。某種程度上來講,上市為這些私募巨頭進一步拓展了國際市場,成為國際私募股權行業的風向標。


    而在國內,這樣的探索也曾發生過。最典型的是2015年前后的新三板私募機構掛牌熱潮,一批私募機構紛紛登陸新三板,在提高知名度和品牌影響力、增加融資,獲得更多投資機會方面曾經產生過一些正面的效用。但同時,也出現了部分令人錯愕的現象,給市場帶來了不好的影響。


    “從歷史實踐來看,任何創新不可能一帆風順,曲折起伏是必然的,需要在實踐中不斷權衡、周全設計。從長遠來看,優秀創投機構的上市是大勢所趨。”某頭部機構這樣總結。


    為何創投機構執于上市?在業內人士看來,上市有利于創投機構擴充資本金,匹配更多長期資本投入創新創業,支持實體經濟發展。深創投董事長倪澤望曾表示,私募基金是一個周期性的行業,上市募集的資金可以作為GP的長期核心資金帶動更多的LP資金,有助于形成長期資本,活躍資本市場的流動性。


    可以說,通過資本市場募集長期資本,是創投機構追求上市的現實初衷之一。目前國內創業投資基金一般基金存續期為3+2年,最長為7年。而一般企業從成立到符合上市要求需要6—10 年的時間,這使得部分人民幣基金無法長期持有優秀企業。而當年,軟銀長期持有阿里巴巴14年才能收獲高達2500倍的回報;MIH持有騰訊十幾年才能收獲高達上千倍的回報。阿里巴巴和騰訊的高速成長卻跟中國的人民幣基金沒有關系,導致國人沒有分享到投資紅利。


    當然,上市也有利于創投機構建立更加規范的公司治理體系,做大做強。“現在人民幣基金管理規模過千億的GP鳳毛麟角,而且基本是國有的。應該利用資本市場,通過允許GP上市來做大做強,這樣最后會產生一批在國際上具有競爭力的創業投資管理機構。”東方富海董事長、創始合伙人陳瑋直言。


    創投公司上市,難在哪里?


    但是,創投公司上市牽一發而動全身,需要全盤謹慎考慮。截至目前,尚未有一家創投機構通過 IPO 進入A股市場。


    對此,北京一位業內資深人士向投資界總結目前創投機構上市的三點困難:


    (1)組織形式和決策機制的難點。目前國內創投機構普遍采用有限合伙制,形成了非對稱的決策機制,這也是上市私募機構在美國資本市場上市盈率長期在低點徘徊,市值與管理規模不匹配的原因之一。但在2017年年底,美國實施了新的稅率法案,公司稅的稅率大幅降低,以黑石為代表的PE機構紛紛改制宣布放棄合伙制,改制后股價得到大幅提振,股票交易的活躍度和流動性也顯著提升。


    (2)信息披露的難點。根據A股現有的信披要求,發行人應當充分披露募集資金投資項目的準備和進展情況、實施募投項目的能力儲備情況、預計實施時間、整體進度計劃以及募投項目的實施障礙或風險等。但由于私募行業本身的特殊性,很難精準地向公眾披露每一筆資金的投向,一方面,投資哪些基金、哪些項目是”未來時”,具有很大的不確定性;另外一方面,如果參與上市公司定增項目,還涉及到內幕信息,并不適合提前披露。在現有信披規則下,私募機構信息披露的難點依然存在。


    (3)利益協同發展的難點。對于上市企業而言,確保股東利益最大化是基本準則。而對于私募機構而言,GP更應該考慮的是如何為LP賺更多的錢,追求LP利益最大化。未來如何協調股東利益和LP的利益,讓雙方實現協同發展,也需要權衡考慮。


    上海某知名VC機構主管合伙人坦言了自己的擔憂:風險投資尤其是早期風險投資,周期長波動大,如果不上市的話這些波動都是可控的,“一旦變成公眾公司后,所有的事情都會暴露在公眾眼皮底下,無論是對被投企業還是創投機構本身而言都是一種壓力。”他表示,國外上市的創投機構也不多,加起來不超過10家。而且國外上市的都是比較大的PE機構,發展都相對平滑,但對做早期或VC投資的機構而言,上市是否合適還需要打一個問號。


    北京某本土VC機構合伙人梳理了目前反對創投公司上市的聲音:一是私募不能公募化;二是資本市場要支持實體經濟,不能讓創投這樣的類金融機構上市。“實際上,我們投的就是實體經濟,為什么要把創投機構打入另類呢?雖然當年新三板掛牌出現創投機構把資金投向了非創投領域的現象,但是這類問題很容易避免,最重要的是規范好投資方向”。


    “上市不應該有行業歧視。”達晨財智執行合伙人、總裁肖冰建議,“我們可以針對上市的創投機構出臺一些特別要求,進行日常監管。畢竟創投機構是金融屬性的公司,存在一定的特殊性,上市之后不能想干什就干什么。明確上市創投機構能干什么,不能干什么,大家會在規定范圍內做一個好孩子。”


    誰會是第一家上市創投公司


    這一次,深圳將“探索優秀股權投資管理機構上市制度安排”列入促進股權投資行業的發展舉措中,堪稱一個里程碑。


    中國創投行業經歷了20余年的發展,已經初具規模,在社會經濟中的作用日益凸顯,但最突出的問題就是長期資金來源不足。“探索優秀股權投資管理機構上市有前瞻性也有必要性,將有利于優秀股權投資管理機構利用資本市場的力量,擴充資本金,撬動更多的資源,更好地支持中小、支持科技、支持創新,也有利于中國私募股權投資行業長期健康、有序、可持續發展。”某華東頭部人民幣基金總結。


    回首2020年,前海股權投資基金(有限合伙)首席執行合伙人、前海方舟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靳海濤再次強調,“募資難”的解決方式之一,是支持創投機構上市。


    兩個月前,同創偉業創始合伙人、董事長鄭偉鶴曾在第二十屆中國股權投資年度論壇提到,創投公司上市是未來股權投資行業的發展趨勢之一,“不出意外,這件事正在推進的過程中。”


    其實早在2019年,當時正在醞釀創業板注冊制落地,關于創投機構上市的話題就曾在人民幣基金中引發熱議。彼時曾有創投大佬透露,相關部門牽頭做了很多調研,一度考慮推動深創投成為創業板首家上市創投公司。


    但這是一個具有歷史性意義的事件,仍需反復衡量。如今,創業板注冊制平穩落地,探索創投機構上市邁出第一步,誰又會成為國內第一家IPO的創投公司呢?




    image.png


    達晨成立于2000年4月19日,總部位于深圳,是我國第一批按市場化運作設立的本土創投機構。自成立以來,達晨伴隨著中國經濟的快速增長和多層次資本市場的不斷完善,在社會各界的關心和支持下,聚焦于信息技術、智能制造和節能環保、醫療健康、大消費和企業服務、文化傳媒、軍工等領域 … [ +更多 ]
    微信公眾號

    達晨財智創業投資管理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Fortune Venture Capital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電話:0755-83515108

    郵箱:Fortune@fortunevc.com

    粵ICP備14030831號

    粵公網安備 44030402003598號

    永乐国际f66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