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m4q2a"><tt id="m4q2a"></tt></menu>
<nav id="m4q2a"></nav>
  • <xmp id="m4q2a"><nav id="m4q2a"></nav>
    <menu id="m4q2a"><strong id="m4q2a"></strong></menu>
  • News Center

    新聞中心

    投資人說 | 肖冰: 在這個“卡脖子”領域陪企業走過一長段孤寂的路
    發布日期:2021-09-02

    0b2aa89680f4091b6012859aa24a46cc.png


    本文轉載自《中國企業家》雜志,記者 于靜,編輯 周春林。略有調整。


    過去一年左右的時間里,達晨發現自己一直深耕的那個“不太性感”的制造領域,正變得愈發地熱鬧:原來不投這個領域的一些基金開始進入到這個領域,之前在制造領域重鎮深圳較少出現的美元基金,也開始在這里設立辦公室。互聯網、新消費的思維和打法也在制造領域頻現,這派打法往往決策快、出手多,對企業的估值也更高,讓這個向來穩健、低調的行業,漸升高溫。

     

    達晨是一家在智能制造領域深耕了21年的投資機構,身處制造業優勢雄厚的珠三角,從誕生那刻便刻上了相應的基因。在長達21年的投資歷程中,他們投出了600多家公司,其中116家成功上市,登陸A股市場的就逾百家。與互聯網領域投資風險相比,制造業相對確定性高、回報率高的特點,也讓達晨以360億的資金管理規模,躋身頭部投資機構,并在20多年的時間里,一直保持超募記錄,多次獲得LP信任。

     

    直到現在,智能制造仍在達晨所有投資領域中占據百分之三四十的份額,盡管他們后來將投資的觸角延伸到消費與醫療健康領域,但依舊延續著自投資制造業時便堅持的“深挖產業”的特點,并形成了“保持規模、克制欲望”的穩健風格。

     

    制造業終歸是一個需要默默耕耘、長期培育的行業,達晨財智執行合伙人、總裁肖冰告訴《中國企業家》:“我覺得投資人還是要回歸投資本質,要有足夠多的耐心。”

     

    這樣的風格讓他們形成了自己對行業的獨立判斷,也擁有足夠的定力抵抗外界誘惑,甚至刻意避開行業都在談論的熱詞,在不斷深入的一線觀察、交流過程中,慢慢找到行業的本質與深入制造業的“楔子”。

     

    他們最新找到的楔子,是“工業軟件”。

     

    2019年到2020年期間,因美國相關政策,出現了針對中國的兩次工業軟件斷供事件:美國EDA軟件三大廠商暫停了對華為的授權和更新,美國軟件公司Math Works對被列入實體名單的哈工大終止MATLAB軟件的相關授權。由此,“工業軟件”這一工業制造領域的底層“卡脖子”問題,逐漸受到人們的關注。

     

    而“工業軟件”早已第二次進入到達晨關注范圍,這次的時間是2016年。

     

    彼時,市場上關于工業互聯網的聲音比較多,最熱的時候,一年可以冒出三四百家平臺。而在達晨智能制造團隊和企業家的日常交流中卻發現,相較下來,工業軟件對解決卡脖子問題有著更重要的作用,即中國工業面臨的最迫切的地方是工藝提升,是從設計端到生產、制造、加工端整體的工業化軟件的自主可控,以及面向新場景的自主化升級。相較于工業互聯網,當時的工業軟件,可以說“處于水下”。

     

    作為投資人,達晨一直希望找到大家認知和關注尚缺的賽道,并從中發現價值。達晨認為,在工業軟件這個領域,企業在產品上做大做強,解決卡脖子問題之后,會為提升工業互聯網能力提供更扎實的基底。


    2021年3月11日,中望軟件在科創板上市的消息,讓二級市場也開始關注到“工業軟件”這個沉默已久的領域,這是A股第一家研發設計類工業軟件上市企業,也是達晨重倉投資的一家企業,“投得早,投得重”,達晨的投資特點在這家企業身上體現得淋漓盡致,也讓他們享受到超過二十倍的資金回報。而達晨對工業軟件的第一波重點關注時期,最早可以追溯到2007年對尚品宅配的A輪融資,累計7000萬的投資,收獲62倍多的投資回報。

     

    而隨著國產替代、新技術趨勢、新場景的出現,以及智能制造、增材制造、3D打印等對工業軟件的需求變大,工業軟件行業的訂單、收入、人才等都進入良性發展的階段。2021年,也是達晨投資工業軟件更為系統的一年,今年上半年,工業軟件相關的投資立項就已有六個。

     

    除了工業軟件,在達晨的投資版圖中,類似這樣“水下”的領域還有很多,比如機器人控制系統、數控機床、自行車變速器等。達晨是怎樣在這個成長周期長、短期回報難的領域中,找到自己的投資節奏和方法論的,又是怎樣在眾生喧囂中克制欲望、堅守初心的?

     

    肖冰坦言,在眾多創業和投資項目中,容易做的大家都做完了。智能制造領域仍有投資機會,但要往深度做、往根部做、往核心做


    智能制造緣何快速升溫?


    相較于之前,消費互聯網領域的投資機會難度提升、可能性變小,中國又碰上自主可控進口替代的大浪潮,制造企業在很多領域產生了世界級公司的可能性,科創板的出現也提供了更多元的退出渠道,給投資機構帶來了信心。綜合下來,智能制造成為了大家關注的一大賽道。


    面對賽道升溫,我們認為重要的還是專注自身,抓住一些前瞻性的機會,利用在行業里長期積累的優勢,布局產業鏈上下游項目,依靠對行業的深耕,而不是估值、價格戰去爭取項目同時,對外為企業提供專業的投后服務,對內提供具有競爭性的薪資和成長體系,招募人才,擴充團隊。


    在智能制造領域的投資中,達晨最看重的是科技驅動的公司,而不是資本推動的公司。我們希望投到一些真正有核心技術壁壘的公司,這可能是我們面向未來的核心投資邏輯。當然,所有項目的核心還是企業家,比如有技術背景、創新力足夠、企業家精神足夠等。


    另一個達晨看重的地方,就是企業要找到好的下游應用方向,制造業生產出來的產品,要切實應用到欣欣向榮的、高速增長的行業當中。進入什么行業,幫助什么樣的下游產業,這很重要。


    如何找到“水下”項目?


    投資智能制造這個行業十余年,我們失敗的比例較小,但絕對量并不小。我們投了600個項目,假如10%失敗,就有60個項目打水漂,這時刻提醒我們要警醒、提高投資標準和水平。失敗的原因很多,比如不專業,被企業騙了;行業發生了重大變化;有能力更強的競爭對手跑出來而你沒有投中。


    達晨一直強調深度的專業化才能找到水下的優質標的,這種能力的養成還是靠研究驅動。團隊首先要專業,我們一直強調和執行的是,70%的時間要花在研究上,公司的大量經費也是花在研究上,整個公司要變成一個研究性的組織。


    最近幾年,我們一直強調深度專業化,就是重度垂直,我們希望團隊在一段時間只看一個特別細分的領域,其他不允許看。這一策略其實意味著要放棄,哪怕機會很好、很賺錢的項目也要放棄。


    所謂水下項目,不是財務顧問推薦的項目,而是比如當時不愿意融資,或者從沒想過融資的企業。得益于我們對產業的長期深耕,達晨的投資案例中有相當多的比例是來自產業界朋友的介紹,同時對產業上下游延展研究、布局。如果不專業,投項目的時候就會競爭多、性價比不高。


    要做到命中率高、明星項目上持股比例也高,核心依舊是專業化程度要高。你要懂這個產業,不要漫無目標地去投,一定是自上而下把這個產業研究透了以后,從它的產業鏈上下游沿著一個圖譜去投。每一個項目的投資,一定要本著嚴肅專業的心態,不被同行泡沫所逼迫,一定要獨立思考,內部投決體系要比較完善,才能把不靠譜的項目淘汰掉。


    早期估值比較低的時候,要敢于重倉,比例要高一些,企業不斷發展過程中的下一輪機會也要抓住,持續投入,哪怕再貴也要投。專業的研判,讓我們有勇氣追上去。


    達晨做投資研究沒有任何捷徑,都是用腳跑出來,而不是看很多報告總結。比如研究工業軟件,那就去跑在這個行業里深耕的100家公司,可能就知道行業的本質是什么了。


    每一個企業家對于一個行業的理解都不一樣,很多不同維度的人給你反饋,能幫助你更好地形成自己的判斷。不過,見企業家時不要先入為主,而是要通過一手數據,樸素地思考問題。不要急功近利,要多花一些時間提升自己的認知。


    公司層面也會提供很多資源支持他們去做研究,在買數據庫、投資經理出差、參加展會等方面沒有限制。年度考核時,投資人即使沒有任何投資項目,只要有優質的投資報告,也會獲得比較高的評分。


    在慢回報的行業內保持平衡


    工業軟件行業難以速成,而資本需要持續賺錢,這二者之間并不矛盾。周期雖長,但二級市場給它的估值高、成長性大。中國工業場景這么多,只要你積極介入,時間花長一點,最后的平均回報也是非常高的。比如中望軟件,我們獲得了20倍的回報,長期看,只要抓住了本質的東西,陪企業走過前期那段孤寂的路,它的價值是非常高的。


    比較軟件和硬件,我更看好軟件投資,有一句話叫“軟件定義一切”。軟件的邊際利潤是很高的,前期只要研發投入,不需要一大堆廠房、設備、工人,一旦它成了,賣出去的每一元錢都是利潤。軟件的財務模型跟傳統制造業的財務模型不一樣,所以投資人一定要理解。前面很平,一直沒收入,后面可能是很陡的往上走的一種曲線。投資人一定要忍受前面很長時間沒有收入的階段,這個就是考驗。


    科創板開板之后,這個問題已經不存在了,二級市場給了這些公司很高的估值,給了大家很大的鼓勵。


    關于工業軟件與工業互聯網的關系,我認為工業軟件需要物理、數學等基礎科學非常扎實的功底,再加上IT的工程實踐,長時間打磨才能做出來。隨著中望軟件的上市,工業軟件漸漸受到關注,不過,這個賽道還是非常寂寞。工業軟件和其他IT軟件完全是不一樣的邏輯,成長路徑、技術壁壘、技術難度不一樣,同時好的工業軟件是不斷迭代出來的,非常需要國家開放市場給它,讓它有場景打磨產品。


    工業軟件并不難做,但要做到成熟、好用卻不容易,需要跟工業結合,積累經驗、長期摸索才能做出來,很多國外成功的工業軟件公司,基本上也是從產業界出來的。


    回歸到投資本質,要做到克制欲望,關鍵還是我們想做能力范圍的事。我們企業文化價值觀的第一條就是要對LP負責。有些項目可能在基金成立5年甚至10年以后你才能交代,那時候,希望自己還能坦然面對出資人。


    我們不斷通過提高我們的投資標準、投資質量來控制規模,希望做一個馬拉松選手。


    每一次募資超募的時候,很有誘惑,我們往往拒絕。有一些項目可能能賺錢,同行也會投,但是我們不投,即使投下去馬上能夠上市,增加一個投資案例,達不到我們的標準也不投。


    總之,在面對利益誘惑時,能不能選擇放棄,這就是克制欲望最核心的考驗

    3b151fa015dd88792dabf7e1b41f77f7.jpg

    達晨成立于2000年4月19日,總部位于深圳,是我國第一批按市場化運作設立的本土創投機構。自成立以來,達晨伴隨著中國經濟的快速增長和多層次資本市場的不斷完善,在社會各界的關心和支持下,聚焦于信息技術、智能制造和節能環保、醫療健康、大消費和企業服務、文化傳媒、軍工等領域 … [ +更多 ]
    微信公眾號

    達晨財智創業投資管理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Fortune Venture Capital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電話:0755-83515108

    郵箱:Fortune@fortunevc.com

    粵ICP備14030831號

    粵公網安備 44030402003598號

    永乐国际f66官网